Shaimi

我是雪咪,是個台灣人OwO

大♥勝出/出勝/黑久

小英雄超棒///

fb:Shaimi

低產到爆,慎追(???

頭貼繪者:有毒㋐(㋐)㋐丁丁
http://tingtingting0909.lofter.com

勝出腦洞

“這裡目前沒發現活人。”對講機裡傳來了聲音。


“收到。”爆豪回答說。


媽的,這裡最好有活人。


世界經過18次的戰爭,世界變得你不穿戴防護衣就幾乎無法行走,因為這樣子的惡劣的環境,目前世界已經沒多少人活著。


爆豪繼續在重災區行走。雖然明知道幾乎不會有活人,但還是要去尋找。


“阿...痛。”遠處傳來了聲響。


“哇靠,不是吧...”爆豪走近一看,竟然是個小孩,而且他全身就只穿一件正常的短袖。


小孩也明顯看到爆豪了,愣了一下,立馬站起來跑走,也不顧身上的傷口。


爆豪也愣了一下,正常來說看到人在這種環境下不是應該求救嗎?


兩人追了一陣子,爆豪裡所當然的抓到了小孩。


“放,放開我...”


“怎麼可能,話說你到底是誰阿,怎麼這麼會跑。”爆豪說道。


“715。”小孩回答道。


“蛤,我是在問你的名字。”


“715阿,不是嗎?”


“漬,像我叫爆豪勝己,這樣才叫名字好嗎。”


“爆豪勝己?那我沒有名字...”小孩說。


“算了,要先帶你回去 。”


“喔...”


“話說為什麼你這樣子會沒事?”


“怎樣子?”


“你知道這裡的空氣很毒嗎?”


“毒?那是什麼?”


“.....就是....煩死了,你吸到之后會全身不舒服這樣子你懂了吧。”


“嗯...喔喔,我知道了,就跟之前那些叔叔們給我吃的東西一樣對不對!一開始真的超級難受的,後面就不會了。”小孩說道。


“...那些叔叔是誰,你媽媽呢?”爆豪似乎已經知道答案了。


“媽媽?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沒有媽媽了,那些叔叔老實說我也不認識,他們總是穿的跟你蠻像的衣服,只是有一次他們在也沒有來看我了...”


“.......”實驗室的實驗體嗎,居然拿這麼小的孩子來試毒。


“怎麼了?”


“喂,你就叫綠谷出久吧。”


“是我的名字嗎!!那我也要叫你小勝!”


“什麼鬼名字。”





我掰不下去了ヽ(´∀`)ノ



【黑久/勝出】敵人也想當英雄

非常ooc
腦洞亂打
黑久大好
取名廢


“你好,我是你的專門來詢問你的人,名叫御目,接下來請回答一下。”

“姓名?”

“綠谷出久。”

“年齡。”

“18歲。”

“好,接下來我要對你使用記憶播放,他可以將你的回憶轉變成文字,準備好了嗎。”

“是。”


畫面中出現一個男孩,他有個幼馴染,他認為他的幼馴染是最強的,也非常想成為英雄,但是現實是殘酷的,男孩是個無個性,但卻會下意識的去幫助別人,這讓他的幼馴染非常生氣,於是他的幼馴染便開始欺負他,打他,其他同學不知不覺也跟著欺負男孩了,他們有時後會把男孩堵到巷子單方面的毆打,甚至出言辱罵,男孩不是每次都承受下來,有時忍不住會冒出“跳樓吧”的想法,但想到他的媽媽,他忍了下來,有天,男人出現了在男孩面前,他要男孩加入“敵人”,男孩答應了,但有條件,第一,不能傷害他的媽媽,第二,不能傷害無辜的人,第三,當他18歲那天,要放了他,男人思考後,答應了,自從這件事之後,男孩失蹤了,男孩自稱“Deku”,在幕後默默的工作,時間慢慢的過去了,男孩已經變成少年了,這次的工作要去雄英USJ,在那裡他遇到了他的幼馴染,他的幼馴染問“這些年你都跑去哪裡了?”,少年回“你覺得呢?”,少年此時是站在一頭怪物旁邊,他的幼馴染當然知道他是敵人,這時他的幼馴染喊說“你為什麼要去當敵人,不是說要當英雄了嗎?”,還不是因為你,少年在心裡想,“吶,你說我做敵人是不適合呀。”少年此時臉上滿是哀傷,可惜他的幼馴染並沒有注意到,便往他衝過去,衝過去時少年已經消失了,就這樣又過了好幾年,期間還可以常常聽到Deku這位敵人的消息,在18歲的前一天,敵聯盟準備要來一次大行動,英雄與敵方一觸即發。當所有攻擊都打在爆豪身上的時候,少年才知道這一切都是計謀,少年奮不顧身的擋下許多攻擊,其中也有來自英雄方的攻擊,戰場都是粉塵,敵我都分不清,但爆豪本人卻十分清楚,在少年倒下之前,他說了一句“英雄可不會輸,是吧...小勝,所以阿....要贏阿..。”倒下之前他用盡最後力氣把他最後的力氣用在保護爆豪,原來少年是有個性的,他能在不知不覺中治療他人,小時候,因為個性太渺小,導致無人察覺,最後少年自己也不覺得自己有個性,到某次事件才終於察覺到,但他隱瞞起來了,因為他知道說出來的話自己會有危險的。在失去意識前一刻,有個人把他抱起來了,而且聽到了彷彿喃般的話語,至於說了什麼,在聽到之前就暈了過去。

記憶只到這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」

“.....感謝你的配合,請先去隔壁等待吧。”

少年走後,御目聯絡了相關人事。

過沒多久好幾位警員跟職英,還有爆豪走了進來。

“為什麼會有實習生?”

“因為他與敵人綠谷出久有關,還有我想他必須知道一下關於“綠谷出久”,而且他也很想知道吧。”

爆豪不語。

“審問結果出來了嗎,請講解一下。”相澤問道。

“是的,出來了,請。”

御目把結果報告給了大家。

看完後,一時間無人講話。

“這位少年,我並不覺得他算是敵人....”

“他自己深陷困境,卻還能想著不傷害人,我也覺得他不算敵人。”

“但是他的確有幫敵人的忙,應該說,他兩邊都有幫。”

“請問綠谷出久現在在哪裡。”

在吵鬧的談論聲中,沒有人聽到爆豪的問話,但突然有雙手給了他一個紙條。

“那個,爆豪少年他要先去廁所一下,我們繼續討論吧”御目說道。

說完,還推了爆豪一把。

那張紙上寫的是綠谷的位子。

綠谷此時做在監控室的椅子上,思考著他的這一生。

“想要成為英雄的敵人,聽起來真是可笑......”

“才不可笑!”爆豪突然衝進來說道。

“你他媽才不是敵人。”

“小勝...”

“那個...我很抱歉。”

“....你看到了阿,怎麼樣,是不是超級無聊的人生阿,小勝知道嗎,我阿,曾經想讓自己恨你,但無論怎樣我都沒有辦法恨小勝阿,在我被別人欺負的時候,出來拯救我的也是小勝,我真的恨不起來阿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想我其實是喜歡小勝吧,那種戀人的喜歡,所以怎麼被丟下都跟了上去,真是笨阿我,但喜歡真的是無法控制的阿。”

“廢久,在你昏倒前的那句話你還記得嗎?”

“沒聽清楚,就昏倒了。”

爆豪突然一個前傾,吻了綠谷。

“我說,我以前會這樣欺負你,是因為我不想在讓你因為保護而受傷,我也喜歡你阿。”

“為什麼不早說呢...已經來不及了阿。”

“不。”一個聲音突然打斷他們。

“最後我們決定讓綠谷出久做為治療英雄來抵掉坐牢,這麼優秀的人才,就頹廢在牢房太浪費了,當然會有專人隨時監控你,但一年後如果都沒事的話,你也可以當職英的,所以都還來的及。”

“真,真的嗎...?”

“喂,廢久我等你阿,不準讓我多等。”

贖罪?管他的,我只知道我早已很在意他了,當他受傷時,覺得心臟彷彿被敲打般的疼痛,我想這就是“喜歡”吧。

end.

太可愛了(暴擊

岛民L-想放假:

这是什么可爱的男孩!不允许分手!不行!给我一路走下去过一辈子!
我爱三三!!!

Third Master_三少:

画了幼驯染吵架!


看了  @岛民L-放假了 岛岛写的甜到心坎里的《最大公约数》!里面有一小段描写的是胜出二人吵架后 咔一看到久久哭 就别扭的说对不起!!

😭😭😭呜呜呜虽然只有短短几行真的甜哭了!就擅自画了!!(不是很擅长画小短漫啊抱歉!!

好喜欢这种彼此相爱互相陪伴的爱情!!我吹爆岛岛!我爱小男孩们!💕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停不下來了23333

遗传失格—毛根:

非法入侵的两位犯人已经缉拿归案。
上鸣电气收到连连惊吓不省人事。
我来了!小英雄的智障向!
MHA的大家好qwq这个极度ooc,崩坏,颜艺。大家慎入!

归档


超級喜歡"護短行為"這一篇的!!!!!

偷偷摸個#

 還沒看得還不快去!!!!

這裡:http://runisuojian234.lofter.com/post/1f98a5ed_ef4c2c79

看到直接大叫!!!!!!!
他們真的太棒了!

蒼崎ジオン:

我在你身边就是战无不胜

体育祭双人赛代表三年A班出阵的狂气幼驯染,太想太想看到这样的未来了
(就喜欢日式中二天花乱坠吹,吹到妈都不认识)

塗鴉
我不會畫寶石啦5555
明天要考試,已經放棄ㄉ我(X

這畫風完全中我的點啊啊啊!!

叫我司機:

練習(??
原本是想畫小甜餅的
畫著畫著就變恐怖ㄌ(???
8頁好累喔(
我不會畫血辣(翻滾
我盡力ㄌ(躺

【勝出/黑久】英雄?敵人?

•勝出He
•非典型的黑久,準確來說,歐叔趕上了,那怎麼又會有黑久呢?看下去吧!
•腦洞
•文筆爛

Δ序

[綠谷少年你真的確定一但送去後就沒有反悔的餘地了。]歐爾麥特問道。

[嗯...如果我這個無個性能為英雄做點什麼也不錯。]

Δ開始

天台上,有名少年坐在欄杆上面。

[哇,還真高啊,跳下去嗎...]

[還真狠啊...小勝。]

[來賭吧——

跳下去,會活著,還是死亡?]

當少年準備要跳下去時,突然歐爾麥特攔住少年,這也不是少年第一次見到歐爾麥特,第一次見到是在淤泥那邊。

之前爆豪被污泥抓住時,綠谷衝了上去,之後歐爾麥特想要找綠谷,都沒有找到,只好放棄,直到今天,歐爾麥特剛好路過這裡,結果就看到少年看似快跳下去了,他立馬攔住。

[少年你怎麼坐在呢,很危險的!]

[反正媽媽也不在了,我也受夠他們每天每天一直欺負我罵我是無個性啊,所以活著幹嘛?繼續受苦?]少年絕望的說道。

[少年我是來收回無個性不能成為英雄這句話的,事實上我想來問你願不願意成為英雄幫的間諜?還有如果現在找不到活著的意義,那就把這個當成活著的意義吧!]

近幾年新出了一個敵聯盟,政府決定先下手為強,打算派一名間諜去敵聯盟那。歐爾麥特看中綠谷之前救人的那份心,而且他也怕少年又再次想不開。

[不過會很危險的,這樣也接受?]

Δ敵聯盟

[這位就是之前推薦的人,叫做綠谷出久,是個無個性。]

[聽說因為是無個性被長年的霸凌,父親很早就不見蹤影,母親在一個月前因事故死亡。]

[要讓他進來嗎?]黑霧問道。

[.....進來。]死柄木回道。

綠谷慢慢走進來了,剛剛在門口,所以他也聽到黑霧說的話了,還真的是....完全查的一清二楚,而且還戳到他的痛處。

[你就是這裡的老大?看起來怪噁心的。]綠谷說道。

[黑霧我反悔了。]

之後綠谷大部分時間都在敵聯盟,有時會幫死柄木思考計畫,因為長期在動腦,所以死柄木每次遇到困難時,都會去問綠谷,綠谷雖然會罵他廢物,但還是會幫助他。

[喂,小鬼,下次跟著一起去USJ。]

這段時間經常跟綠谷打架,他也知道綠谷也是主要戰力之一,雖然本人並不承認。

[喔,還有別叫我小鬼,你也沒有多大。]說完後,故意往死柄木旁邊射把小刀。

命中紅心。

[喂,你想害死我啊??]

[哪有啦~]綠谷壞笑的說道。

ΔUSJ

[保護好學生!!]說完相澤衝了上去。

[呀,小勝會在哪裡呢,私心蠻想跟他打的說。]剛說完,爆豪就從旁邊衝了出來。

[廢物,還想跟我打?]爆豪直覺,眼前的人他一定有看到,這谷熟悉感,到底是誰?

綠谷在出門前帶了一個面具好遮住自己的臉,畢竟如果讓爆豪看到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

[小勝還是一樣的兇,還有啊,這位同學,沒有人告訴你不要在別人講話時,亂偷襲別人嗎。]切島在這名敵人在跟爆豪講話的時候,偷偷從背後偷襲,不過被躲過。

黑霧突然發訊息給綠谷。

[欸,這麼快嗎,我都還沒玩夠了,喔~好啦,給我30秒。]

[那麼小勝和這位同學,你們的實力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以後一定可以成為強大的英雄的,特別是你喔,爆 豪 勝 己,掰掰~]說完,眼前的少年就消失在黑霧中。

[喂,爆豪,剛剛那個人好奇怪呀,你認識嗎,他怎麼叫你“小勝”?]

[閉嘴!]可惡可惡,這個名字只有廢久那傢伙還會叫,話說最近好像都沒有看到廢久,家離這麼近,總不可能沒看到,今天放學就去看看那個廢物死透了沒。

Δ放學

我記得是住在那一棟。

[喂,廢久在就趕緊出來!]無人回應。

[喂!!!]

[那個...這家人已經把房子出售了喔。]隔壁鄰居聽到有聲響,出來就看到一個少年對著幾個月前就已經是空屋子大喊。

[請問你知道為什麼出售嗎?]

[唉,綠谷太太在幾個月前因事故死亡了,他兒子就把房子也跟著賣掉了。]

幾個月前...不就是我對廢久說自由落體的那個時間點嗎?在他媽媽死掉了時候,還叫他去死....可惡,廢久你不會真的去死了吧。

年少的無心之過,成了一輩子的陰陽,如果還能見到他,我想我大概會用盡一切的補償他吧。

Δ隔宿露營

只是沒有想到見面來的如此的快又突然。

[哎呀,小勝別亂動,不然可是會受傷的。]綠谷用刀挾持住爆豪。

[廢久....]綠谷把爆豪打暈後,慢慢的往集合地點走去。

[原諒我,小勝。]這是已經暈倒的爆豪沒有聽到的。

[大家都到了啊,人已經抓來了,走吧。]眾人慢慢的走了進去。

當轟他們趕到時,只剩綠谷還沒走進去黑霧。

[啊,這個是多餘的人就還給你們了。]說完,就把常暗丟了出去。

這一次,雄英,完敗。

Δ綁架&救助

[把他放出來吧。]

“碰!!!”

[哇,他醒了欸,出久小弟弟!]度我說道。

出久....

[廢久!?!?]

[喂,綠谷,你先去說吧。]

[好啊,我要單獨來跟我久違的幼馴染大人聊聊!]綠谷故意露出殺氣說道。

[OK啊,給你5分鐘。]死柄木說道,之後眾人也都回自己的房間去了。

當人都已經完全離開後,綠谷收起殺氣,看向他暴怒的幼馴染。

[好啊,廢久跑去當敵人?為什麼,不是說好要當英雄?]

[吶,小勝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玩的英雄遊戲嗎,你啊每次每次都要我當敵人,你也覺得我當敵人比較適合對不對呀。]其實只要是跟你玩,我當什麼都沒關係,所以希望你能察覺到——

這該死的竊聽器!!

[那是...]

時間差不多了

5,4,3,2,1——

同時間,在醫院。

[對不起沒有救回爆豪。]轟說道。

[不,我也是差點被抓走,只不過....]常暗停了一下。

[那個帶著面具的綠髮少年你們還記得嗎,他給了我一串地址。]常暗拿出那張紙給大家看。

[不會是敵人的所在地吧。]

[我覺得比較可能是陷阱。]

[我決定我要去救爆豪。]

[切島??]

[看著自己的朋友就在眼前被我,我不甘心啊!]

[我也去。]轟說道。

[轟!!你忘了英雄殺手的事了嗎?我們根本無法做到什麼啊。]飯田說道。

[好了,大家先不要吵,轟,切島,如果你們真的要去那起不是就跟敵人一樣,打破規則不是英雄該做的。]

Δ出發

[大家,我這裡有間諜傳來的敵方位子,大家準備好,我們就出發吧。]歐爾麥特對在場所有英雄說道。

[5,4,3,2,1——]

“碰!!”

[喂,綠谷怎麼了??]死柄木等人,一聽到聲音就跑下來。

[啊,英雄來了呢~]綠谷不在意的說道。

[到此為止了,死柄木!!]

[黑霧,把所以腦無叫叫出來。]

[死柄木,抱歉,目前只剩下還沒完成的腦無。]

[啊啊,管他的,有就傳過來。]

[好——]還沒說完,黑霧就暈了。

[他的個性很麻煩,必須要先封住。]

[我討厭你啊,歐爾麥特!!]

突然,黑色的物體吞噬掉了死柄木和綠谷以及爆豪等人。

[老師?]

[死柄木你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,爆豪是因為你認為有需要的,所以我才幫你帶過來。]

[AFO!!]歐爾麥特衝了過來。

最強英雄與最強敵人的戰鬥就此展開。

Δ一切的原點。

最終歐爾麥特耗盡所有力量,打敗了AFO。

但AFO在被打敗之前把死柄木等人傳走,卻偏偏沒有傳走綠谷。

[憎恨是無法隱藏的,在你眼中我卻看不到那些,但是那已經為生活感到絕望的情緒,卻如此之強大,綠谷出久你是不可能成為英雄的。]在昏倒前AFO說道。

所有人為此歡呼,而除了綠谷沒有注意到一位敵聯盟的人拿著刀朝歐爾麥特衝去。

[歐爾麥特!!!]等到所有人發現,他們只看到綠髮少年用身體擋下這刀,過沒幾秒那名敵人也倒下了。

最近距離的爆豪當然看到了。

看到綠谷在用身體檔刀的同時,用手刀砍向敵人,刀子在綠谷身體越砍越深,他卻完全不在意似的,最終敵人先倒下。

但綠谷也沒有好到哪去,在身體往後倒的時候,爆豪即時接住了綠谷。

[吶,小勝...我阿...到底算不算...是英雄呢...]

[那當然阿,廢久你救了歐爾麥特阿!]

[是嗎...]

[小勝...你阿,一定要成...為最強的英雄...]

[先不要管我了吧....去幫助歐爾麥特吧。]

[廢久,對不起,真的...]

[不要說對不起阿....這不像你....小勝,我所喜歡的...你是勇往直前,總是如此的...耀眼,阿,頭好暈....]還沒說完綠谷就昏了過去。

[廢久!!!!!]

Δ英雄

神野事件暫時落幕。

綠谷在醫院昏迷了2個禮拜,期間爆豪也去跟歐爾麥特問事情的經過,在得知綠谷真的準備要跳樓時,心情十分後悔,同時也得知綠谷自願當敵聯盟間諜的事情。

之後爆豪常常往醫院這裡跑,在要來救爆豪的切島等人,本來準備衝出去時,發現那個給他們正確地址的綠髮少年,比了個手勢,要他們不要出來,鬼使神差他們真的沒有出來了,然後又問了爆豪那個綠髮少年的事情,爆豪雖然不爽但還是老實交代了。

綠谷也已經醒了。醒來的綠谷發現旁邊竟然是他的幼馴染,並且被綠谷吵醒,也已經醒來了。

[痾,小勝...?]

[廢久,對不起。]

[小勝怎麼一醒來就說這個阿,話說我竟然還活著,不過活著也只是現在而已,對將死之人不用講這麼多話,我阿,任務已經完成了,沒什麼繼續讓我有想活下去的事情了,或許這次是最後一次見面了,阿,如果小勝不想來我喪禮,我可以提前寫好,叫他們不要叫你來之類的....]

[閉嘴!誰準你隨便死掉,既然沒有想繼續活下去,那就去尋找阿,找不到想放棄,那我就陪你找到為止!]

[我可以把這個當做告白嗎?]

爆豪挑眉不說話,綠谷以為自己會錯意,準備打著哈哈矇混過去的時候,爆豪直接拉著綠谷的衣領親了下去。

在綠谷快要喘不過氣的時候,放開了他,看著綠谷滿臉通紅喘著氣看著他不禁笑了起來。

[你說呢?]

該死,為什麼這個男人笑起來這麼好看呢,完全被他吃的死死的阿。

看到綠谷羞澀的摀住臉微微的點了點頭,爆豪滿意的說道。

[所以不要在想要離開我了,以前的過錯我會用後半輩子來補償的,出久。]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終於寫完了!!!!